言情閣 > 金色綠茵 > 正文 第二三九章 這個進球太水了

正文 第二三九章 這個進球太水了
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photoann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越簡單便越容易上手,也更方便操作,梅楚給卡塔爾制定的戰術就是如此。量身打造的防守反擊,一目了然而且淺顯易懂。

    相對來說,中國隊的戰術就要復雜很多,杰帥的傳控加高位逼搶打法非常先進,自然對球員要求也就高,掌握起來也需要更長的磨合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梅楚讓卡塔爾走了捷徑,如同中學老師劃定期末考試范圍后讓大家背題。而里杰卡爾德則是位大學教授,帶給學生最前沿的學習方向,卻因為學生的底子太差只能從最基礎的函數和幾何開始循序漸進。

    亞洲杯就是一次期末考試,梅楚的速成班用針對性的學習方法顯然要比杰帥效果更明顯。只不過,杰帥著眼于幾年后的高考,而不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期末摸底。

    兩隊乍一相遇,中國隊登時便吃了虧。

    中前場大換血,中國隊在高位逼搶上出現失誤,被卡塔爾抓住機會打出兩次行云流水的反擊,塞巴斯蒂安·金塔納得意得不要不要。

    中前場沒有了李金魚和鄧鐲祥,中國隊進球又變成了只能靠卓楊的個人神勇,一旦他被對手像打狗一樣圍追堵截,那這個話就難說了。而中后場缺少了李鐡的全面積覆蓋,除非卓楊犧牲掉一些進攻選擇回撤,否則中國隊的防守在亞洲也沒辦法做到嚴絲合縫。

    卓楊不能退,杰帥的意思讓他先緊著進攻端,趕緊帶出幾個成熟的進攻套路才是正經事。如此一來,金塔納在中國隊后場囂張得很,就像孫猴子來到了凌霄寶殿。

    頂替李鐡出任首發的趙九日根本拿金塔納沒轍,就算鄭誌也只能把這貨盡可能堵在禁區外面,但想完全鎖住他卻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中場休息時,杰帥仍然叮囑卓楊操心進攻就好,讓后場這幾位繼續面對亞洲頂尖強度的期末考試,考砸了也不怕,錘錘打打也就練出來了。

    今天中國隊3-6-1頂在最前邊的是髙林,中場卓楊和邵加一在中間側重進攻。髙林腿軟射門打飛機,邵加一踢著踢著有些跑不動了,杰帥便在第60分鐘用楊絮和黃渤文換下了他倆。5分鐘后,余海出場替下了郝俊敏,然后卓楊就進球了。

    一月份的多哈氣候很宜人,白天平均20c的氣溫非常適合足球比賽,球員在場上比嚴寒酷暑天氣也能多跑個10%。不過,還是得分情況,卡塔爾中場兩員防守悍將勞倫斯·昆耶和維薩姆·里茲克才踢了六十來分鐘就累得夠嗆。

    從比賽第一分鐘起,這哥兒倆就跟門神似的護衛著卓楊,端是形影不離。聽這倆的名字就知道不是正經西亞人,鬼知道從哪揭了招賢榜穿上了油老板的黃馬褂。說起防守能力二位還是不錯的,再加上總有其他人參與協防,卓楊拿不拿球都有三個人半包圍,所以踢了六十分鐘愣是沒找到太好的破門機會。

    但盯防卓楊一定要有被累死的覺悟,除非你達到了尼格爾·德屠那個級別,加八爺圖索都被逼得只能用暗器傷人,世界杯后在家挺尸一個星期,連度假都耽誤了,何況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國際雇傭軍。

    舒適宜人的海風里,昆耶的嗓子干得像著了火,如果再不喝點水,喉管怕是往后不能要了。可中國人根本就是想渴死他,一點死球機會也舍不得給。這不,足球剛被碰出邊線,昆耶的眼睛還沒來得及瞄向板凳席上的水瓶子,中國隊7號不知道從哪撿起足球就已經站在邊線外作勢要快發。

    昆耶強行咽了口唾沫,趕緊靠向卓楊,他感覺剛才咽下去的是一口沙子,粘稠瀝青混合的沙子。

    趙九日剛要把邊線球拋出去,卻被卻被韓國籍主裁判金東進鳴哨阻止了,原來是中國隊要求換人,21號余海走上邊線準備替下8號郝俊敏。

    昆耶大喜過望,他眼中的余海就像天使,萬里瀚海中的綠洲。他是足壇老油子,沒有不顧一切撲向場外的水,而是先用目光找見跟前的金塔納,趕緊先嘶啞著說:“幫我盯著點他。”沖著金塔納指了指卓楊。

    而且還有維薩姆·里茲克,他的職責同自己一樣都是盯死中國隊隊長,有他和金塔納盯著……水!水!水!

    已經顧不上是誰剛才喝過的,昆耶舉起來粗暴地擰下瓶蓋,迫不及待仰起脖子,噸噸噸噸噸……!天哪,太幸福了,水才是人世間最好的東西,比愛情更甜,比黃金更珍貴,比真煮更偉大,噸噸噸噸噸!我以后一定要愛護水資源,就像愛護我的眼睛。噸噸噸~~~

    嗓子得到了拯救,昆耶快樂似神仙,他滿意地朝著旁邊也在噸噸噸的里茲克點了點頭,宛如故友重逢。

    我操!你怎么也跑出來喝水了?那個該死的卓楊呢?

    昆耶的嗓子干得冒火,里茲克更是像燒紅的鋸條,換人哨子一響,他比昆耶還要更快噸噸噸。緊接著,昆耶又發現自己另一邊同樣在噸噸噸的人是金塔納,他的頭發根當即便豎了起來。

    然后,昆耶就看見主教練梅楚驚恐地看著自己這三個噸噸噸,嘴角在不停哆嗦。勞倫斯·昆耶把目光看向場內時,恰好是卓楊帶球跨越禁區線。

    球隊里有個超級大佬的好處之一,卓楊不去喝水中國隊哪怕渴死也沒人敢擅離職守。郝俊敏見到卓楊勾手讓他趕緊下場,便單腿跳‘嗖’地射去邊線,眨眼就和余海完成了交接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中,趙九日在邊線外面舉著球手就沒放下來。昆耶和里茲克剛開始噸噸噸,他就把足球扔給了卓楊。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·金塔納又是怎么回事?他其實并不怎么渴,但他是球隊頭牌名角,見不得別人給他指手畫腳,昆耶讓他去盯著點卓楊,對金塔納來說屬于‘你算老幾’。于是,不渴也偏要喝一喝。

    雇傭軍球隊就是這樣,能拼命,但關鍵時候缺少一點集體觀念、使命感,以及責任心。

    卓楊不至于非得靠這樣的縫隙才能進球,但有機會占便宜也絕對會趁人之危。他在點球點撥射將球打進死角后,場邊的梅楚拿過三瓶還沒開封的水遞給昆耶、里茲克和金塔納。

    “三位,請喝水。都他媽給老子喝完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