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閣 > 萌寶駕到:爹地投降吧 > 第965章 商總的道歉

第965章 商總的道歉
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photoann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累了就快睡覺,要是等我洗完澡你還沒睡,我們就……”慕少凌薄唇輕輕碰了碰她的額頭,添了幾分旖旎。

    阮白的臉微微泛紅,掀開被子,道:“我先睡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她躺下,蓋上被子,閉著眼睛不再看他故意調侃的眼神。

    慕少凌故意用指腹蹭了蹭她的紅唇,低聲喃道:“小慫貨。”

    阮白紅了臉,側過身不再讓他觸碰,“睡衣我已經掛在浴室,你快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替她拉了拉被子,慕少凌站起,走進浴室。

    阮白聽見關門的聲音,浴室傳來花灑的水聲,幸福的感覺充盈在心頭,拿起床頭柜的手機,給李妮發了一條微信后,沉沉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阮白回到公司上班,組織一場會議,制定下個季度公司的發展計劃。

    會議進行到一半,前臺的助理敲門走進會議室,“阮總,外面有一位姓商的先生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帶他去會客室。”阮白神色不變,知道商總會來找自己,但沒想到他會這么安耐不住,就跟慕少凌猜測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早上起床的時候,他就提過,今天商總應該會到華筑這邊來。

    她以為商總還能忍忍,再過幾天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才會到這邊來,沒想到,今天就來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前臺助理關上門,按照她的吩咐把人帶到會客室,呈上咖啡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阮白繼續開會,會議結束后已經是一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等員工離開會議室后,李妮靠上來,問道:“小白,你說他走了嗎?”

    阮白搖了搖頭,道:“就算我們開五個小時的會議,他也不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李妮給她豎了個大拇指,昨夜收到微信的時候還訝異著,還不相信被宋北璽搞黃的合作會回來。

    “走吧,陪我一起去會客室。”阮白收起平板電腦,與她一同走出會議室。

    兩人來到會客室。

    商總癱坐在沙發上,本來是二人座位的沙發被他肥胖的身軀占了大半,或許是等得不耐煩,他連皮鞋都脫了,黑色的襪子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李妮厭惡地皺了皺眉頭,真把這里當成他家了呢?她臉上的笑容如嫣,道:“商總,不好意思,讓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商總立刻穿上皮鞋,手指扣了扣鞋邊,站起來,拉了拉有些皺褶的西服外套,伸過手,“阮總,李經理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阮白想起他剛剛扣過鞋邊的動作,沒有回握,與李妮一同坐在他對面的位置上,“商總,今天來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商總尷尬地收回手,坐下,看著她們笑著,他今天來是道歉的。

    可是自從發家后,他就沒跟過誰道歉,在心里練習了好幾次的話有些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商總戳了戳手,賠笑著,臉上肥胖的肉全都擠在一起,油膩難堪。

    李妮覺得這個模樣,比起前晚那個想盡辦法吃她們豆腐的模樣好看多了,她道:“商總怎么不說話?難道今天是來告訴我們貴公司決定要跟君如合作了?這種小事打個電話就好,也不用勞煩商總走一趟的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把話說得賤賤的,畢竟他之前管不住自己的手,讓她又一次受到宋北璽的羞辱。

    商總連忙搖頭,肥肉在臉上晃蕩,隨時要掉落下來一般,“不是的,其實這次來,我是想給二位道歉。”

    阮白跟李妮同時沒說話。

    商總頓了頓,她們沒有接話,他的話有些說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深呼吸,把咖啡當成酒一般,一口喝完作為壯膽,說道:“之前是我鬼迷心竅,對兩位女士做了那些動作,你們大人有大量,不要再計較了,可以嗎?”

    阮白與李妮對視一眼,就這樣?

    李妮很是不滿,“商總,你知道那天晚上你那些動作給我們帶來多大的困擾嗎?我們是正經的女人,不是陪酒女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當然不是!”商總連忙說道,“我這個人喝了酒就管不住自己,更何況,二位實在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還說?”李妮不覺得這是一種贊美,尤其是在他嘴里說出來的時候,特別惡心。

    “我不說了我不說了。”商總搖頭,別唬了一頓,他手忙腳亂地從手提包里拿出兩份文件,“那個,不如我們就把這個合同簽了吧?阮總。”

    阮白拿起其中一份,是之前的合作協議,她隨意翻了翻,抬頭疑惑地看著他,“商總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想,還是覺得華筑的設計理念跟豪庭的建筑理念相似,阮總,我是真心誠意的來求合作的。”商總端出一副誠懇的模樣。

    李妮輕笑,“商總,你為什么突然要跟我們公司合作?如果我沒有忘記的話,阮總的丈夫昨天才給你發了律師函,你是有別的目的嗎?”

    話語被點破,商總的面子掛不住,賠笑道:“李經理,您是聰明人,有些話,也不需要點破吧?”

    “不點破我怎么知道呢?商總你說是吧。”李妮不懂什么得饒人處且饒人這個道理,現在她算是明白,被欺負過的,只有自己欺負回去,心里才是最舒服的。

    在宋北璽的身邊待久了,她的三觀也變得扭曲。

    商總嘆息一聲,被人緊緊捏著死穴,他只能認輸,說道:“是,我希望我們兩家公司能夠建立起友好的合作關系,我們公司在a市還有其他開發的計劃,到時候合作的機會也多的是,之前是我做得不對,阮總,李經理,看在我這么真摯的份上,就簽下這份合同,同時,把律師函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話十分動容,阮白沒有任何表情,與李妮一同看著合同。

    李妮看見合作價格,說道:“既然是商總跟我們二人賠罪,那誠意肯定是少不了,但是這個合作的價格……”

    阮白昨天發微信給她的意思就是要了這份合作,她們吃的那點虧就作罷。

    畢竟只是非禮一下,要傳出去,名聲也不好,打官司也好費時間。

    “李經理的意思是?”商總立刻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價格不合理,商總你說這是你的誠意,但是這個價格跟之前我們談好的價格一模一樣,這個誠意顯然不夠。”李妮說道,談價格這方面,她拿手,不用阮白出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