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閣 > 頭狼 > 2264 夾縫生存

2264 夾縫生存
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photoann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一根煙的功夫后,我從葛川的車里下來,楊暉隨即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小暉..”盯著楊暉的背影,我遲疑幾秒鐘出聲。

    他怔了怔,一手扶著車門把手,一邊扭頭看向我,沒什么表情的輕笑:“王總還有什么要說教的嗎?”

    我咬著嘴皮出聲:“爺爺奶奶歲數一天比一天大,你哥又不在身邊,該放不該放的都放下吧,回去多陪陪他們,他們比任何社會大哥二哥都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此時此刻我是不是得說聲謝謝吶?”楊暉皮笑肉不笑的撇撇嘴:“別一天到晚裝圣人,我為什么會來這里,為什么會走到你的對立面,你比誰清楚,先顧好你自己再安利旁人吧,社會大朗哥,呵呵..”

    不等我再說什么,楊暉徑直鉆進車里,“嘭”的一下合上車門,載著葛川絕塵而去。

    盯著漸行漸遠的汽車尾燈,我點上一支煙,慢慢的蹲下,將腦袋埋在兩腿之間。

    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更懶得去偽裝仁義之士,只不過楊暉是楊晨的親弟弟,打小就跟在我們幾個屁股后面玩,我看他的感覺,就和看自己親兄弟沒多大區別。

    他要走的是我曾經走過的路,這條路我已經行至一半,比誰都了解這其中的不確定性和高危。

    周德輕拍我肩膀兩下道:“老板,要不回頭我和小樹找個機會給那小子直接打瘸得了,狗日的別看歲數沒多大,眼神著實帶著一股子狼性。”

    “別亂來。”我馬上擺擺手阻止。

    鄭清樹也湊過來發問:“朗哥,我們還用繼續盯梢葛川不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后,沉聲道:“暫時不用了,有咚咚他們哥仨在,葛川心里就跟上緊的發條似的,一刻得不到安寧,你倆最近要是沒啥事就去咱們和葉家、張小可合資的工資溜達溜達,增城區工程都開始這么長時間了,咱們老沒人過去站場也不合適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老板。”兩人異口同聲的應承。

    我吐了口煙圈道:“另外咱們和王者商會、天門商社共同經營的貸款公司也別落下,雖然經營方面有王者商會的人把門,可咱畢竟是東道主,多幫著跑跑腿、干點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工程,我兜里的手機響了,看了眼竟是連城的號碼,我遲疑幾秒鐘后,朝著哥倆擺擺手,示意他們分頭行動,然后攥著手機徑直朝路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嘛事啊城哥?”接起電話后,我插諢打科的逗悶子。

    “我說想請你大保健,你信不?”連城順腔開了句玩笑:“小朗啊,我上次跟你說的那個事兒,你感覺能不能運作,委托我幫忙的老板們這兩天不間斷的給我聯系,整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我猶豫幾秒鐘,裝作為難的口氣道:“事兒確實能辦,但我那兩個合作伙伴有點..”

    “王者和天門的人不樂意嗎?”連城清了清嗓子道:“或者說,他們有什么別的訴求?”

    “確實有點訴求。”我挪揄的干笑:“算啦城哥,我想辦法做通他們工作,這事兒您別操心了,再給我幾天時間,完事我電話和你聯系。”

    連城語重心長的出聲:“朗朗,我是拿你當朋友處的,不是用一回就甩開的利益關系,有什么難處,你只管開口,我能做到的,一定會盡力去做,我做不到的,咱可以一塊想想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唉..”聽到他的話,我重重的嘆了口氣,沒有一絲偽裝:“城哥,實話跟你說吧,兄弟現在真的難,夾縫里生存,稍微一個不注意,可能就得船毀人亡..”

    我將近期的遭遇詳細跟連城講述一遍,刻意提到了常飛、鄧國強和今天葛川提到的那個來自省里的大咖。

    我苦澀的呢喃:“所以城哥,現在不是我幫不幫你忙,而是我自己都不敢斷定還能挺多久,這幫逼養的,全奔著拿我當槍使喚的目的,只要答應一家的話,也就意味著我可能會同時被另外兩家給盯上。”

    聽完我的話后,連城沉默良久后發問:“那你自己的意思呢,更傾向于姓常的還是姓鄧,又或者省里面那位?”

    蹲在街口,我將心里的真實想法全部倒了出來:“省里那位太過縹緲,到目前為止都沒露過臉,完全可以忽略不計,鄧國強跟我的仇怨有點深,就算能化解也是暫時的,一旦老鄧真的上臺,我肯定會是第一個被他拎出來開刀的,而常飛..這個人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籃子,為了讓我進入他們這場混戰,不惜用我弟弟當餌,這仨人里,我最巴不得弄死的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合著三名候選人你都沒看上吶。”連城忍俊不禁的笑道:“那這事兒就難辦了,我總不能憑空給你再變個精神伴侶出來吧,明天周三,要不你抽空去上次我喊你的那個小茶樓里溜達溜達,聽聽石公和秦公的意思?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腦門苦笑:“關鍵我不知道咋跟兩位爺聊啊,總不能上來就直接八八九九的問人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,我只負責幫你拍響房門,能不能登堂入室在你自己怎么經營。”連城長吁一口氣道:“你那邊既然現在不太穩定,那錢的事情咱們暫時先停止,等你徹底扎下根,咱倆再好好琢磨琢磨。”

    我挺內疚的發問:“只能這樣了,城哥,你不會怪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,我是奔著朋友的身份跟你交往的,朋友有難,如果我還不理解的話,那這些年真是白混了。”連城哈哈一笑道:“況且你比我更迫切希望自己能夠在羊城站穩,只有你越來越穩,咱們的交情才能越來越深。”

    我感慨的咳嗽兩聲:“城哥,你很直接,但又直接的不讓人反感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之間就得有來有往,我幫你做初一,你幫我走十五。”連城很是無所謂的念叨:“明早上你盡可能早點過去,待會我給倆老爺子提前通個氣,這樣你們坐一塊不至于尷尬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我由衷的開腔。

    “先這樣,有什么問題給我打電話。”連城吹口氣道:“朗朗別抱怨你現在的夾縫生存,越是縫隙里長出來的小草越是韌性十足,說不定過兩年還得感謝此時的經歷,我這個人眼光不是一般的毒辣,但凡被我看準的朋友基本沒有不成事兒的。”

    結束通話以后,我昂起腦袋看了眼四周,不知不覺已經走到離醫院很遠的一條步行街上。

    望著街面上川流不息的人群,我的心情也陡然間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猛不丁有人輕拍我后背一下,我扭過去腦袋,見到是個長發飄飄的漂亮姑娘,不想居然是剛剛和王影一塊上醫院檢查的那個女孩,她笑盈盈的出聲:“咦,咋又在這里碰上你了?”

    我豁嘴一樂:“嘿嘿,緣分唄,小影呢。”

    “影姐在那邊..”女孩回頭指向一家賣化妝品的小店,揮舞兩下胳膊嬌喊:“影姐,又碰到你朋友啦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