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閣 >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> 第六百二十一章 湖中奪寶

第六百二十一章 湖中奪寶

作者: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photoann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小鎮所在的地方是三面環山,而白鹿群來的方向并不是出口,而是這盆地似的區域深處。

    周文追上流云的時候,流云對他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,然后向著鎮外小心翼翼的潛伏而去。

    周文跟在他身后,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流云對這里的路似乎熟悉的很,在樹林和草叢中鉆來鉆去,很快,就在一片草叢中潛伏了下來。

    周文也跟著鉆進了那個草叢,發現草叢外面是一個湖泊,湖泊不算很大,四周有大片的草地和一小部分樹林。

    白鹿群此時就在湖邊的草地上,明亮的月光灑落在草地和湖面上,草葉和湖水都蒙上了一層瑩光,看起來美麗異常,宛若人間仙境一般。

    多數白鹿都低著頭,在草地上慢悠悠的吃著草,只有那領頭的白鹿,筆直的站在岸邊,那白衣無面人也盯著湖面。

    雖然他沒有眼睛,可是給人的感覺,就是在死死地盯著湖面的中心區域。

    當當!當當!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白衣無面人又用手中的棍子去敲金屬圓盤,他這一敲,那些吃草的白鹿都抬起了頭,向著領頭的白鹿靠了過去。

    領頭的白鹿竟然向著湖中走去,神奇的是,白鹿竟然踏著水面慢慢前行,并沒有沉入水中,一圈圈的漣漪在它的蹄下擴散,在月光的照耀下,好似一環環的光圈在水面上擴散一般。

    后面的白鹿都跟了上來,踏著水面而行,在領頭的白鹿帶領下,來到了湖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白鹿停下來的時候,那白衣無面人手中的棍子反而敲的更急了,一下下敲擊在金屬圓盤之上,發出當當的響聲。

    在那急促的敲擊聲中,白鹿群變的有些不安起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力量在驅使白鹿群,其中一頭白鹿猛的抬起頭,用頭頂的鹿角,狠狠撞向身邊的一頭白鹿。

    那水晶一般分叉的鹿角,立刻撕裂了身旁那頭白鹿的肚子,鮮血如泉水般涌出。

    仿佛是拉開了序幕一般,整個白鹿群都暴躁起來,不斷的在湖面上自相殘殺,鹿血片刻之中就把湖面染紅,死去的白鹿尸體沉入水中。

    周文看到這詭異的一幕,心中也有些好奇,想要知道那白衣無面人到底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越來越多的白鹿死去,沉入湖底,一百多只白鹿,沒過多久,就只剩下為首的白鹿還站在湖面上。

    而原本清澈如同水晶一般的湖水,這時候已經被白鹿們的鮮血染成了紫紅色,宛若一塊巨大的血紅寶石,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咕咚!咕咚!

    在湖面的中央位置,泛起了細小的水泡,好似湖水被燒開了一般,只是那里的湖水溫度卻并沒有升高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周文就聽到嘩啦一聲,然后就看到了一朵白色的花朵破水而出,浮在了水面之上。

    花分六瓣,呈六角形展開,潔白如雪;中間有一個環形的花瓣,卻是鮮紅似血,看外形有點像是水仙花,可是它的花蕾直徑卻超過了一米。

    隨著花朵的出現,被染成紫紅色的湖水竟然漸漸淡化,而那雪白的花瓣卻漸漸被染紅,就好像是花瓣吸收了湖水中的血液一般。

    也只不過就是一二十分鐘的時間,湖水就恢復了水晶一般的清澈透明,而那朵巨大的花朵,此時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紅色,宛若一朵嬌艷欲滴的血玫瑰。

    白衣無面人手掌一揮,如同刀刃一般,把他騎著的白鹿腦袋斬了下來,白鹿斷頸中的鮮血似噴泉一般噴了出來,撒了那花朵一身,令花朵變的更加嬌艷。

    白鹿首領的尸體沉入水中,白衣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,站在水面上,一臉沒有五官的臉,依然直直的對著那朵血花,好似是在盯著它看。

    “看來白衣無面人的目標應該就是那朵花了,那朵花到底有什么用呢?”周文正在思索之時,卻見那花朵之中,竟然放射出如同紅霞一般的光彩,好似在那花瓣之中,有什么東西在一閃一閃的發光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白衣無面人,此時終于動了起來,伸出一只手,抓向了花瓣中央的位置。

    潛伏在周文旁邊的流云,突然沖了出去,如同流光一般沖向了花朵,同時把手中的油燈砸向了白衣無面人。

    油燈在空中噴射出燈焰,化為了神靈一般的燈魔,對著白衣無面人就噴出一口如同龍卷風一般的火焰。

    趁著燈焰纏住白衣無面人的時候,流云伸探手抓向花瓣之中。

    白衣無面人衣袖一揮,頓時把燈魔噴來的火焰全部熄滅,同時另外一只手中的白色木棍,對著流云就敲了過去。

    流云一只手擋住了木棍,另外一只手繼續抓向花朵里面,可惜卻被一面金屬圓盤給擋住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間,流云和白衣無面人就交鋒數次,流云的雙手極快,出手之時留下一道道幻影,仿佛化身千手觀音一般,速度竟然不遜色于周文的天外飛仙,難怪他能夠用雙手夾住黃金霸劍。

    可是那白衣無面人卻更快,擋住了流云的同時,手中木棍對著金屬圓盤又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當!

    周文遠在河岸邊,聽到了這一聲響,頓時感覺腦子像是炸開一樣,靈魂似乎都被震的搖擺不定,似乎隨時都會飛出身體之外,不由得心中一驚,連忙切換了諸神回避,同時掏出了替身符貼在身上,把六翼守護巨龍也給召喚了出來,以六翼狀態出現在背后。

    諦聽耳環的能力全開,把整個湖面都覆蓋了進去,能夠清楚的觀察到任何風吹草動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那個白衣無面人絕對是神話級次元生物。

    流云也被一聲響震的身體摔進了湖水之中,看起來情況很不妙。

    可是白衣無面人往那花中一看,卻是大怒,猛的又是一敲金屬圓盤,四周的湖水頓時炸死噴濺,升起十幾米高。

    周文也發現了問題,那花朵中央一閃一閃的東西竟然不見了,顯然是被流云拿走的,可他竟然也沒有看到,流云到底是什么時候把東西給拿走的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手!”周文驚訝之時,卻見流云從湖水中沖了出來,爬上了岸,就想要往小鎮的方向逃。

    可是那白衣無面人身形一閃而逝,再出現的時候,就已經到了流云面前,擋住了流云的去路。